探訪比利時 (三) : 布魯日 Bruges

探訪比利時 (三) : 布魯日 Bruges

A romantic view of Bruges from the riverbank. © Eileen Hsieh

文:筱晴 | 圖:Eileen Hsieh

 

比利時最浪漫最唯美的中古小鎮,非布魯日莫屬。

大約西元九世紀時,法蘭德斯遭受維京人的襲擊,統治者法蘭德斯伯爵加強布魯日要塞的建設,布魯日才又恢復與英國及斯堪地納維亞的貿易。 首次刻有布魯日 (Bryggia) 之名的貨幣在此時出現,這名稱可能源自於挪威的城市布呂根 (Bryggen)。


One of Bruges serene backstreets. © Eileen Hsieh

黃金時代(12-15世紀)

布魯日在1128年得到設立城市的許可狀,也建了新的城牆和運河。 12世紀,在法蘭德斯伯爵們的保護下,羊毛紡織業和布料貿易在此快速安全的為布魯日累積財富。 13世紀初,布魯日已成為法蘭德斯布料市場的重要城市之一。 城裡的企業家們甚至向外經濟殖民了英格蘭和蘇格蘭的羊毛生產區域。

1277年,從熱納亞來的第一艘商船駛進布魯日,自此布魯日成為連接地中海與北海貿易的第一個商業殖民地。 這個發展不單引進東方的香料貿易,也促進商務和財政技術的發展,並快速地為布魯日銀行業帶來大量資本。 1309年證券交易所開張,在十四世紀時成為低地國家最先進的金融市場。

Bruges' famous lace adorns this canal-side building. © Eileen Hsieh

沒落時代 (16-19世紀)

1384年,來自勃艮第菲利普二世成為法蘭德斯伯爵,他在布魯塞爾。 里耳以及布魯日設立了宮殿,引進全歐洲的藝術家及銀行家。 布魯日的布料貿易的重要性逐漸喪失,轉變為銀行業,奢侈品交易,以及文化中心。

大約在1500年開始,那條曾為布魯日帶來繁榮的Zwin海道淤積了,低地經濟龍頭的地位就被安特衛普 (Antwerp) 取代。 布魯日漸漸貧困,並從歐洲舞台上淡出。

 

浴火重生的火鳥 (19世紀後)

沈寂了三四百年的布魯日,在19世紀下半葉,富有的英法觀光客,被布魯日豐富的文化藝術所吸引,紛紛來此旅遊,成為世界的觀光勝地。 兩次世界大戰的戰火並未波及布魯日,它仍保有完整的中古世紀建築。

在政府及居民的努力下,布魯日古城於2000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遺產,從此觀光事業蓬勃發展,每年吸引數百萬人到此一遊,布魯日古城終於恢復昔日的榮光。 2002年還曾膺選為歐洲文化之都的頭銜。

The Belfry overlooking Bruges' main square. © Eileen Hsieh

A water fountain for the horses. © Eileen Hsieh

A typical brick house in Bruges. © Eileen Hsieh


沈寂的布魯日 (Bruges-la-Morte) : 睡美人古城

從首都布魯塞爾搭乘火車到布魯日約一個鐘頭。走進布魯日古城,石板鋪成的道路,馬車達達,不停穿梭在大街小巷; 運河縱橫交錯,貫穿全鎮,形成一道彎曲美麗的風景線; 原汁原味的古建築就呈現在眼前,古意盎然,幽雅寧靜,仿佛身在中古世紀。

布魯日位於沿海造地與內陸沙地的交界處,海拔很低,只高出海平面7.5公尺,運河發達,因此有北方威尼斯之稱。 雖然它與威尼斯條件相似,但給人的感覺卻是截然不同。 前者寧靜安詳,後者則熱情奔放,可說是各有風情,不能相提並論。

A beautiful cobblestone street traces along the canal in Bruges. © Eileen Hsieh

風格頂尖的建築群

布魯日城區有大量交錯的小巷,與一個接一個的廣場,其中以城堡廣場和市集廣場最為有名。

Bruges' Town Hall on The Burg. © Eileen Hsieh

ㄧ. 城堡廣場 (The Burg)

Town Hall in 1837位於古城中心,建於西元889-965年,是布魯日最古老的核心之一。 千年以來,城堡廣場一直被視為宗教與市政當局聯合的象徵。 周圍都是一些歷史建築,包括市政廳,聖血聖殿等。

市政廳 (Stadhuis van Brugge),始建於1376年,完成於1421年,是低地國家最古老的市政廳之一。 晚期哥德式風格,雕刻精美,尖塔纖細,反映出十四世紀布魯日經濟繁榮的黃金時代。

聖血聖殿 (Basilica of the Holy Blood),是羅馬天主教的宗座聖殿,建於12世紀,由上下兩座小堂組成,因收藏有基督聖血遺物而名之。

下層小堂是一座未曾改動過的羅曼式建築此建築為歐洲中世紀一種以半圓拱為特徵的建築風格,又被稱為羅馬式建築、羅馬風建築、似羅馬建築。

Colorful buildings on Bruges' main square. © Eileen Hsieh

二. 市集廣場 (The Market)

以大會堂,鐘樓居多,象徵城市自治。 周圍聚集着一家家的餐廳都是十三世紀的歷史建築,荷蘭風格的山形牆面,屋頂,用紅磚一階階的往上砌,構成一幅美麗的圖案。 據說以前市中心大多為富貴人家居住,勞動者則聚集在外圍。

鐘樓 (Belfry) 是一座高達83公尺的中世紀高塔,1240年出現在市集廣場,見證當時紡織業的重要地位。 後來毀於火災,重建之後又遭雷擊,三次耗損,三次重建,它仍屹立于原址,觀看古城的興衰起伏。

鐘樓對面有座古典式的紅磚建築,修葺得美輪美奐,古蹟賦予活用,現在成為了郵局。

The Church of Our Lady and its spiral. © Eileen Hsieh

三. 聖母大教堂 (Onze-Lieve-Vrouwekerk)

尖塔高122公尺,是全歐最高的鐘樓。 它最負盛名的珍藏品是保存著金羊毛騎士團1468年的完整徽章系列,以及米開朗基羅創作的「聖母瑪麗亞與聖嬰」的雕像。

 

四. 葡萄園皇家貝居安會院 (Beguinage Ten Wijngaerde)

這座修道院建於13世紀,中庭環繞著茂密樹林,四周用高牆與運河與外界隔絕。 中古世紀因戰爭奪走許多男人的生命,許多寡婦及老處女不想孤獨生活,就聚集在一起,組成貝居安會院,尋求侍奉上帝,又不離群索居的團體生活,互相幫助,自給自足。 自1927年起由本篤會使用,目前已失去當初的功能。

1998年這座修道院與其他12個的Flemish beguinages同時被列入UNESCO世界文化遺產,這也是布魯日唯一一座現存的貝居安會院。

寫一段插曲,我們在傍晚時分進入修道院,被寧靜安詳的環境所吸引,秋日柔軟的陽光與庭院林木的光影,令人流連駐足。 整個修道院沒有一絲人為聲響,連走步都輕悄悄的,我們拍下一張又一張的照片,不知不覺夜幕低垂,想出去時,卻發現大門鎖了,敲鐘按鈴沒人應答。 我們等了又等,看看是否有修女出來巡視,結果枯等半個鐘頭,杳無聲息,只有風吹樹林的颯颯聲。 這時可是心急如焚,怕要在此露宿。 再次跑到前門按鈴,終於有人開門,總算逃出了世外桃源,由此也可見貝居安會院猶如銅牆鐵壁般的堅固與安全。 

Tranquility outside the Beguinage Ten Wijngaerde. © Eileen Hsieh

The Beguinage Ten Wijngaerde is quite a world of its own. © Eileen Hsieh


Minnewater is the perfect backdrop for a romantic stroll. © Eileen Hsieh

五. 愛之湖 (Minnewater)

愛之湖不是個天然湖泊,位於布魯日中心南部, 可能是13世紀築堰形成的湖泊。

愛之湖流傳著一個浪漫傳說,在羅馬人開始征服高盧人的時期,有位老水手和女兒明娜相依為命,住在這被森林和沼澤包圍的村落。 父親知道自己的壽命不長,想替女兒物色合適的夫婿,但明娜隱瞞父親,與鄰近部落的戰士司特隆伯格相愛。

當羅馬人入侵時,司特隆伯格在取得明娜愛的承諾後加入戰爭。 父親逼她嫁給他人,明娜被迫逃進森林,再也沒有回來。 戰爭結束後司特隆伯格安全歸來,得知愛人失蹤,便開始艱難地搜尋,最後找到藏在河岸的她。 精力耗盡的明娜,就死在愛人懷裡。

司特隆伯格傷心欲絕,就築起水壩,在乾涸的河床中間挖開墓穴,埋葬明娜,然後放水淹沒。 他在河岸放了一塊大石頭紀念明娜,後來此處建起了一座塔。

看著湖岸天鵝,成雙作對悠閒的游水,讓人對這則淒美的傳說更添惆悵。


A restaurant-gallery that sells © Eileen Hsieh

水的故鄉 - 運河風情無限

布魯日的美,除了歷史文化,建築藝術外,運河的似水柔情不可或缺。 橄欖綠的河流,靜靜的穿過中古世紀的建築,靜謐安詳,如夢似幻。 我只有一個想法,能否讓時光停格在千百年前,讓我體驗中古世紀的風情。

運河流經的地方無一處不美,不管是鬧區或窄巷,轉個彎又是一道風景。 也不管是晴雨或冬夏,各有其不可言喻的風姿。 難怪朋友中有人邂逅於此,愛情萌芽,終至結為連理,度蜜月在布魯日,結婚紀念日也在此慶祝,來了無數次仍不厭倦。 可想而知,布魯日是一生必訪的勝地之一,不來很可能會遺憾終身呢!

A delightful candy store overlooking the canal. © Eileen Hsieh

Some of the best views of Bruges is from the river. © Eileen Hsieh

This is arguably the cutest chocolate shop in town. © Eileen Hsieh

 
A Grand Stay: Al Palazzo del Marchese di Camugliano in Florence|短暫沈醉在佛羅倫斯的貴族歷史裡

A Grand Stay: Al Palazzo del Marchese di Camugliano in Florence|短暫沈醉在佛羅倫斯的貴族歷史裡

探訪比利時 (二) : 安特衛普 Antwerp

探訪比利時 (二) : 安特衛普 Antwerp